首頁 > 新聞 > 新聞頭條 > 豪華墓屢禁不絕 有的地方攀比墓地面積大小

豪華墓屢禁不絕 有的地方攀比墓地面積大小

豪華墓屢禁不絕是什么原因?豪華墓屢禁不絕,超標墓怎么處理?

豪華墓地屢禁不止,現在超標墓地怎么會這么多。這么貴的墓地多少錢呢?這種目的要怎么處置呢?讓我們一起來看一下!

清明節前夕,“新華視點”記者多地采訪發現,盡管國家和地方明確規定,禁止“超標墓”“豪華墓”,但一些地方仍有超面積墓地銷售,豪華裝飾的墓地大量存在。針對占地面積不得超過1平方米的規定,有陵園銷售人員表示,可將多塊墓地合成十幾平方米大墓。

有的陵園兩三平方米的墓地是多數,有的被罰后繼續銷售“超標墓”

記者調查發現,國務院《殯葬管理條例》和民政部“關于貫徹執行《殯葬管理條例》中幾個具體問題的解釋”等規定,埋葬骨灰的單人、雙人合葬墓占地面積不得超過1平方米,但在一些地方墓地面積超標的情況非常普遍。

“這里有山有水,位置好的怕是要十多萬元嘞!”站在貴陽市清鎮市紅楓藝術陵園的高處,近80歲的林大爺說,這里墓地都編著號,要提前搶。

該陵園內不少墓穴都標注了“已售賣”。記者隨機選了一個墓穴測量,長1.6米、寬1.5米,面積達2.4平方米。記者在測量中發現,其中一個墓甚至長約10米、寬約5米。

陵園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目前含碑都是1.6萬元起價,面積多是一平方米多的,想要再大一點,也有許多選擇,其中在藝術墓區是2萬元一平方米。

知情人士透露,紅楓藝術陵園以前就因為超面積銷售,被罰過12萬元。

在云南昆明滇池旁的一處陵園,記者在藝術名人苑看到,不少墓地面積都偏大,其中一塊已經安葬的墓地面積超過10平方米,兩旁還擺放著兩個小的石獅子。

該園區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這里背靠西山、前臨滇池,是昆明位置最好的陵園之一,園區內區域分明,價位從幾萬元到十幾萬元。

“民政部門對墓地有規定,不能做太大。”這位銷售人員說,兩三平方米的墓地是多數,但協商后可以做到6平方米。

“私人訂制”可將多塊墓地合成十幾平方米大墓,有的地方攀比墓地面積大小

記者采訪發現,一些地方在銷售公墓的過程中,推出類似“私人訂制”的產品,墓地面積、樣式設計、石材等都可以隨便選擇,一個墓地花費數百萬元的情況并不鮮見。

在位于滇池一濕地公園旁的陵園,不少市民在銷售大廳咨詢墓地。“墓穴只能按照規定來做,但是墓地可以多買。”一位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在新推出的自選藝術區每平方米為6萬多元,十幾平方米也可銷售,墓碑等可根據客戶需求訂制。

銷售人員介紹的區域鋪滿了草皮,目前還沒有墓碑,她說這是為了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。

記者又聯系到另一銷售人員,當詢問是否有好的墓區時,他同樣推薦了自選藝術區。在面積方面,他說請示后可做十多平方米,因快到清明節,可以給出15%的優惠。

“既然是自選區域,面積肯定沒有固定值了。”銷售人員說,以往要購買10多平方米的墓地需要將相鄰的幾塊墓地合在一起。

在一些經濟發達地區的農村,沒有集中安葬的公墓,老百姓在建造墓地的過程中自主選擇更多,面積超標、裝飾豪華的情況也更普遍。

“我們在全國多個地方調研發現,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,老百姓建造‘豪華墓’的現象逐漸抬頭。”福建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張翔說,“有些人甚至還會在建造墓地的過程中攀比,比誰家的墓地面積更大、設計更好、石材更高端,建造一個墓地動輒花費上百萬甚至數百萬元。”

查處“超標墓”需明晰有關規定,推進移風易俗

每年清明前夕,“超標墓”“豪華墓”的話題都會引起社會關注,但清明節一過,隨著輿論關注熱度降溫,“超標墓”“豪華墓”仍然繼續銷售。

貴陽市民政局副局長張洪溢介紹,2016年4月通過的《貴陽市殯葬管理辦法》規定,城鎮公墓的每個墓穴占地面積不超過0.6平方米,農村修建的墓穴也不得超過1平方米。同時,辦法明確,不得出售(租)超面積墓穴。

“對在辦法出臺之前的一些大墓,原則上會保留原狀。對雙墓、家族墓,只要符合大局要求,沒有明顯超出面積,也一般不會干涉。”張洪溢說。

天津殯葬管理系統一位工作人員說,“豪華墓”在多地接連出現,但基層管理部門執法力量不足,難以監督檢查數量龐大的墓地經營主體,甚至不排除一些地方墓地經營者和行政主管部門本就是“一家人”,不想也不會承擔起監督查處的職責。

墓地價格數倍于房價 誰在制造“墳地產”暴利?

永定河這邊,是北京的大興,選擇在這里安息,最低6萬元左右;永定河的那邊,是河北的涿州,長眠于此,價格1萬多元起步。一河之隔,價差六倍。“特大城市周邊”概念墓熱銷,誰在制造“墳地產”暴利?

  “特大城市周邊”概念墓熱銷,源于“價格兇猛”?

近年來,打著“特大城市周邊”概念的陵園舉著“性價比高”的“大旗”“異軍突起”,成為越來越多居民的選擇。

在河北省內,不少經營性公墓將購買人群鎖定在北京居民。以河北省境內的靈山寶塔陵園為例,其位于河北省三河市,與北京東部地區交接,一位姓王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墓園內80%以上的客戶來自北京。據介紹,該陵園雙穴墓價格最低的是0.7平方米的臥碑墓,售價在16800元,售價最高的墓穴價格在6萬至8萬元,此外也提供定制的高端墓穴銷售服務。

“特大城市周邊”概念墓的熱銷,在互聯網上同樣有所體現。在“北京陵園網”的“快速找墓”頁面里,不僅有京郊專區,還有個帶有紅色“H(熱銷)”字樣的“北京周邊”專區,“北京周邊”概念頗為火爆。

記者打開這一專區看到,這里羅列了北京周邊主要是河北省境內的大大小小10個墓園,各墓園介紹中除了有名稱與圖片外,還有一串標有“距離北京市區xx公里”的字樣作為賣點,吸引購買者點擊。這10個墓園中,距離北京市區最近45公里,最遠也不過100公里。和北京的墓地相比,周邊概念的墓園起步價格最低僅有3800元,最高也不超過40000元,盡管價格不算便宜,但銷售人員表示,相對北京郊區,位于河北省的周邊墓園“性價比很高”。

“墳地產”火爆,誰在推波助瀾?

記者調查發現,近年來,“墳地產”的價格日益走高,在京滬等大城市,都出現了墓地價格數倍于房價的現象。背后究竟是誰在推波助瀾?

在南六環外的北京市天堂公墓,一個約1平方米的墓地,價格最低在58000元,在其東北8公里的新盤“北京城建·北京密碼”,2017年交付時房屋均價在25000元/平方米左右,墓地價格是房產的兩倍多。

位于上海浦東新區的福壽園海港陵園,1.2平方米左右的標準墓位售價在14萬元左右,而距離該陵園4公里以內的樓盤,在房地產交易網站上的價格多在3萬—3.5萬元/平方米,墓地的每平方米單價是房產的近四倍。

記者查閱多家殯葬企業財報后發現,這些企業的墓地銷售業務多年來利潤率都保持在八成左右,遠超一直被詬病為“暴利”的房地產企業。

位于河北廊坊的殯葬服務提供商萬桐園2017年在港股上市,集團在財報中稱其優勢之一是陵園距離北京市中心僅有40公里,集團2017年毛利率為81.9%,2016年毛利率更是高達82.2%。

在采訪中,一些墓園工作人員直言,墓地“分批放盤、每年漲價”。距離北京市區120公里的河北世界華僑陵園,銷售人員說,陵園已經開發了六期工程,“要趁早買,我們陵園墓地的價格以每年20%的幅度上漲。”

A股上市企業福成股份的財報數據顯示,2017年企業實現殯葬業毛利率86.78%,貢獻了公司一半以上的利潤,年報中企業坦言“殯葬業收入增長主要是銷售價格同比增長所導致”。

港股上市企業福壽園,在上海、河南、山東、遼寧、安徽等多省份擁有陵園墓地,毛利率多年來均保持在75%以上的水平,其2015年單個墓地均價8.02萬元,2017年單個墓地均價達到10.24萬元,兩年間上漲了27.7%。

和高企的價格相對的是低廉的土地成本。從2013年到2017年的財報數據顯示,福壽園的土地成本在墓地服務的銷售及服務總成本中的占比均不到15%。

科技引導新風尚,能否化解殯葬貴之重?

近年來,通過“互聯網+”打破行業的不透明、減輕殯葬負擔,引入生命晶石、3D人像打印、二維碼掃墓等殯葬業新科技、推進殯葬新風尚,這些科技新手段與日益加強的監管手段一起,正在化解殯葬貴的問題。

“互聯網+殯葬”企業一空網創始人馬雷說,殯葬行業長期以來不夠透明,從殯葬服務到墓地購買,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通過“一條龍”中間商,比如墓地銷售中,大約有七成是來自于渠道的銷售,僅有三成消費者是直接向陵園購買。

現在,通過互聯網的平臺,墓地的位置、價格、大小、面積計算等信息都像房產網站一樣被明明白白曬出來,還支持“地圖選墓”、評價等功能。馬雷介紹,通過減少中間商,網站上陵園公示的價格明顯低于消費者通過渠道購買的價格,降低了居民的殯葬支出。

北京市民政局社會事務管理處處長陳誼介紹,北京民政部門近年來不僅積極宣傳殯葬新風尚,普及“厚生薄葬”觀念,也在積極探索百姓能接受的節地生態墓葬方式,并配以一定的獎補措施,同時強化公墓經營者的社會責任,“多管齊下”化解殯葬貴的問題。

近年來,配合環保生態葬的風尚,一些創新的殯葬紀念方式逐步受到居民歡迎。

記者了解到,以“生命晶石”為例,通過壓力高溫升華等尖端技術、以故人的骨灰為材質制作晶石,近年來這一新風尚已經在上海、北京、浙江等地“落地”。在上海的浦東新區,就有墓園宣布將試水“生命晶石”進墓園,以新的科技手段推進殯葬土地資源的節約。

此外,一些地方已經開始加強對“異地墓”現象的監管。2017年,蘇州發文要求,經營性公墓不得跨區域推銷墓穴,對外市戶籍人員確需在蘇州公墓安葬的,要報經公墓所在地民政部門同意。


    青島新聞



    生活服務教育培訓休閑娛樂

    老虎机大师经典版手游下载